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资讯  综艺节目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今年夏天,音乐类节目《中国新歌声2》与《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的“冷热不同天”,成为2017年以“综N代”为首的电视综艺与新生力量网综增减的最好缩影…

原标题:60%以上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惨淡!原因何在?

  今年夏天,音乐类节目《中国新歌声2》与《中国有嘻哈》《明日之子》的“冷热不同天”,成为2017年以“综N代”为首的电视综艺与新生力量网综增减的最好缩影。

  “你有freestyle吗?”当《中国有嘻哈》频登微博热搜之际,当《明日之子》冠军毛不易的新歌《消愁》霸榜之时,多少人还在意《中国新歌声》第二季都发生了什么?

  一档由爱奇艺自制的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成为今夏现象级综艺:4小时播放量破亿,成为中国最快点击量破亿的综艺;第九期后,节目的累积播放量超过15亿。高热度的背后是高投入,据报道,该节目的总投入超过2亿人民币。与普通网综一般在5000万以下的投资相比,《中国有嘻哈》堪称“超级网综”。

  《明日之子》的走红,标志着《超级女声》《快乐男声》一代选秀模式的远去。节目首创盛世美颜、盛世魔音、盛世独秀赛道,以更细分的方式网罗不同风格的选手,提供对等的晋级机会。节目还将传统的评委、观众更新为星推和粉推。“星推”杨幂、薛之谦和华晨宇,三位一改评委角色,作用更像是选手的伯乐与经纪人,并在节目开端贡献了大部分流量。“粉推”意味着与网友深度互动,从选手报名选拔到网友打榜助力偶像进击,把粉丝与偶像的互动性推向纵深。

  同为音乐类节目,爱奇艺的《中国有嘻哈》是从小众领域嘻哈音乐小口切入,搅动中国地下的嘻哈文化市场,拓展了中国音乐类节目的疆界;腾讯视频的《明日之子》则是创新“超女时代”以降的打法,面向95后、00后打造个人偶像音乐厂牌,大玩互联网时代的偶像选秀。

  差不多同一时段,浙江卫视老牌音乐节目《中国新歌声2》,收视与热度却不及前季。自“好声音”去年改为“新歌声”后,节目关注度已缩水,即使有了陈奕迅的加盟,但是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歌手,没有令人耳目一新的作品,《中国新歌声2》在导师的唠嗑中平淡收场。

  《中国新歌声》的处境代表了很大一部分电视综艺,尤其是“综N代”,在后模式红利时代面对自身形态老化与网综进攻双重夹击之下的困窘局面。《奔跑吧》引入新女MC迪丽热巴,与鹿晗大炒“陆地CP”,Baby产后复归又渲染“兄弟情深”,凡此种种也未能抬升热度。《歌手》进行了赛制的大幅革新,突出竞演与淘汰元素以提升节目可看性,但也难掩关注度下降的问题。

  2017年上半年,电视综艺节目收视比重下降1.4个百分点,不及电视剧对频道整体收视的拉动能力。综艺节目时长占总节目时长的6%,相比去年同期水平小幅下滑。从收视效果看,超过六成节目收视低于0.5%,收视成绩相对较好的节目一般是“综N代”,节目创新面临瓶颈。从数量分布看,2017年上半年收视率过1%的仅有25档,其中户外竞技类有7档,室内竞技类有14档,其他非竞技类合计4档。

  经过近几年的高速发展,网络综艺从重规模成长向重品质提升转变。网络综艺节目从2016年的126档增至2017年的197档,其中投入较大、专业水准较高的节目日渐增加。2017年新上线网络综艺节目播放量总计552亿次,同比增长120%,其中排名前十的网络综艺节目播放量达231亿次,占总量的42%,头部效应较为明显。

  总体而言,2017年是老牌电视综艺瓶颈而网络综艺奋发跃进的一年。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今年不乏“大制作”、“现象级”的头部网综助推网络综艺节目影响力提升,但整体来看网综优秀节目仍然较少。不论是电视综艺还是网络综艺,内容创新都是吸引观众的最重要元素。

  从综艺节目类别来论,2017年的中国综艺市场存在三大现象:以《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为代表的文化类节目意外走红,被称为“综艺”;受韩综影响,自湖南卫视《向往的生活》以来,下半年慢综艺受到追捧,出现卫视慢综艺混战;谈话讨论类节目中,以《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为代表的脱口秀节目异军突出,引发业界讨论:中国是否会迎来脱口秀的春天?

  今年上半年,随着几档高品相文化节目的意外走红,文化品类开始进入业界视野中心。这些文化类节目后得到高度评价,被赞体现了电视的价值引领作用,也被管理部门赋予了引领文化自信和自主创新的示范意义。

  年初,由实力文化制作、在腾讯视频和卫视的《见字如面》,一档明星读信类节目,在社交网络上引发了“自来水”式的安利与。

  春节前后,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悄无声息地,经过一个假期的发酵,节目火了。飞花令、16岁的学霸武亦姝,让观众感受到中国古诗词的美妙之处。

  紧接着,筹备了两年时间的央视《朗读者》,将文化类节目的热度推向一个新。不管是首次担当制作人、通过诗词大会展现“腹有诗书气自华”形象的董卿,还是节目体现的文化趣味、情感温度、人文情怀,都吸引了电视上下的大量粉丝,且得到了的高度肯定。

  文化类节目的走红,着2017年中国综艺市场第一个爆款种类的到来。《朗读者》之后,相继出现了东方卫视《诗书中华》、浙江卫视《汉字风云会》、江苏卫视《阅读·阅美》、卫视《念念不忘》等节目,年底央视《国家宝藏》的更是再掀荧屏“文化热”。

  “小火慢烹”式的慢综艺,在湖南卫视年初一档起初不被看好的“裸奔”节目后,被迅速跟进,以至年底出现了卫视慢综艺混战。

  黄磊、何炅、刘宪华三人在郊区一个叫蘑菇屋的地方回归田园生活,每日三餐自给自足,还要招待来访的客人。没有高强度的竞技环节和人物冲突,只有清新的田园风光、舒缓的生活节奏、充满治愈感的人物相处,这就是湖南卫视首开先河的慢综艺《向往的生活》。招不到商、起初“裸奔”的这档节目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绩:1.7+的平均收视率,几乎盘踞周日档收视榜首的成绩,的平均点击率,26亿的话题阅读量。更重要的是,它引导市场认识到了“慢综艺”这一品类。

  《向往的生活》的出现与其良好的市场反馈,以及韩国新开发节目《尹食堂》《孝利家民宿》的热播,为苦于原有节目老化、迫切寻找新出的卫视平台,指出了一条慢综艺的发展之。

  7月,湖南卫视推出了经营体验节目《中餐厅》,赵薇、黄晓明、周冬雨、、靳梦佳五人在20天时间内经营一家位于泰国象岛的中餐厅,做出中国味道。

  进入四季度,东方卫视《青春旅社》,湖南卫视再推节目《亲爱的客栈》,两者都是民宿经营类节目。除此之外,还有浙江卫视的古屋节目《漂亮的房子》,以及江苏卫视主打“共享生活”概念的《三个院子》。

  至此,国内的慢综艺节目皆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后继乏力,比如慢不下来的“慢综艺”伪概念。而且,在慢综艺新节目扎堆的四季度,卫视平台的收视仍呈现低迷状态。

  2018年的慢综艺会呈现一个怎样的发展态势呢?从目前情况来看,对于有“韩流东渐”之嫌的慢综艺品类,国内节目对其研发制作的精髓和逻辑尚未完全厘清,且抄袭疑云。国内慢综艺之,任重道远。

  谈话类节目一直是网络综艺的一个强项,比如王牌IP《奇葩说》《晓说》以及口碑日渐走高的新节目《圆桌派》等。2017年,谈话类节目中的脱口秀门类异军突起,代表作当属由笑果文化出品的《吐槽大会》。

  网综《吐槽大会》是美国节目《Comedy Central Roast》漂洋过海的中国版,一经推出,便收获大量拥趸,也顺利成为年度爆款之一。节目对明星嘉宾的嬉笑怒骂、吐槽狂怼让观众耳目一新,更是互联网年轻一代的喜爱。以此为起点,今年相继出现了《脱口秀大会》《家族》等衍生脱口秀节目。

  相较于电视平台式微的喜剧类节目,《吐槽大会》以垂直美式脱口秀为切口,再造爆款。加之现在在做的喜剧脱口秀IP孵化,不少人认为中国脱口秀市场的春天已至。但不容忽视的是,喜剧语言类节目背后创意和人才的枯竭,将是未来脱口秀节目发展的一大隐忧。

  2017年1月,高音小王子迪玛希作为首发阵容参加湖南卫视原创歌手竞赛真人秀节目《歌手》,凭借其天独厚的音乐天赋和深邃的五官收获了大批粉丝,一时间爆红网络,被粉丝们亲切地称之为“进口小哥哥”,而“小哥哥”一词也随即成为了网红爆款。

  走红之后的“小哥哥”一词在饭圈的活跃度最高,大批追星迷妹都把自己的爱豆称为“小哥哥”……

  所以,如果在机场或者节目现场,不要care究竟“谁是谁的小哥哥”或者“到底出现的是哪个小哥哥”,只要知道此刻有好看的男子出没就足够了~~

  先是吴镇宇在《爸爸去哪儿》里被“官封”为“吴三岁”,接着就是何老师在《快乐大本营》和《拜托了冰箱》里被定位欢脱的“何三岁”,当然还有之后山鸡哥在最新一季的《爸爸去哪儿》里的“陈四岁”等。

  源自网络游戏直播的“社会口”首先是被赵本山千金带到了《天天向上》节目中。不得不说“社会你球姐”这电视综艺首秀的黑点差点儿直接断送了她之后的“娱乐生涯”~~

  随后“社会口”凭借2017上半年的芒果TV《变形记》节目中人大,霸气外漏的“山村小妹儿”张水丽才真正地红遍全网。

  从2016年年末《向往的生活》,慢综艺热潮就快速席卷了国内综艺市场。

  2017年里,不管是领跑的《中餐厅》,还是扎堆儿上线的《亲爱的·客栈》《青春旅社》《漂亮的房子》,以及《三个院子》等节目,“慢综艺”这个词一直都被挂在嘴边,节目组讲情怀,观众看新鲜。总之,似乎单凭“慢综艺”三个字就能成为一档节目最“热”的噱头。

  但似乎“慢综艺”已经被2017年“挖空”,不远处的2018年是继续“透支”还是迅速转型,这是个问题。

  正如大家所了解的,“打call”最早出自日本演唱会Live应援文化,它原是一种由御宅族或日本偶像支持者表演的舞蹈或打气动作,其中包括跳跃、拍掌、挥动手臂和有节奏地喊口号。

  而这个“B站家用词汇”被“大面积”成“通用词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今年夏天腾讯视频推出的音乐偶像养成节目《明日之子》。

  虚拟二次元偶像“荷兹”的亮相,不仅刷新了网友对选秀节目“尺度”的接受度,更是快速有效地科普了一大波积极向上的“二次元文化”。

  什么“加油”“fighting”,low爆了,爱他就请为他打call吧~~

  时至今日,如果要说吴的“巅峰”,那除了之前的“炮王门”,应该就是今年夏天在《中国有嘻哈》节目中的这句话了。

  2017年的夏天可以算得上是“无嘻哈,不夏天”。这一国内首档嘻哈音乐综艺节目试水的爆炸性胜利,不仅给爱奇艺创造了巨大的原创IP资源,也让嘻哈文化在国内得到“史前最大面积的科普”。

  Diss,可以说是嘻哈的精髓,也是嘻哈的。所以在今年这个被嘻哈的夏天,《中国有嘻哈》不仅把“diss文化”带上屏幕,也了“全民diss时代”。

  另外,如《吐槽大会》《脱口秀大会》,以及《吐丝联盟》等从去年开始就一火爆的“吐槽类”综艺节目快速且得心应手地花式“发扬”了“diss梗”,开发了更多diss套,解锁了更多diss新技能~~

  这个词听上去可以说是hin专业了,而且也是出自hin专业的国际巨星章子怡老师之口。

  但却是因为在完全没有专业可言的2017年末“最精彩的闹剧综艺”《演员的诞生》里被反复提起,所以才显得刺耳又尴尬。

  “戏精”这个词由来已久,作为网络流行语其含义为形容某个人戏很多,很会给自己加戏,喜欢博眼球的意思。

  用法也是有褒又贬,褒义就是原始内涵,单纯地赞美演技很好;直到今年才衍生出贬义的网络释义,就是爱作秀,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丑人多作怪。而这层释义的出处则最早来自于饭圈掐架的常用语。

  随后网友给《演员的诞生》亲切“赐名”《戏精的诞生》。通过节目中的“花式演绎”,更是直接让“戏精”这个词,甚至是其所传达的和形象都彻底来到了老百姓身边~~

  最近央视杀出来的一匹综艺黑马《国家宝藏》,自以来豆瓣评分有增无减,四面八方的自来水更是源源不断。

  这档央视的年末巨献打开了文化类综艺节目新世界的大门,不仅让国宝“活”了起来,也让的网友们都“嗨”起来了~~

  于是,首期的故宫博物院藏“各种釉彩大瓶”就在第一时间收获了“山呼海啸般”的“吐槽”。

  而下面这张“疯狂盖章图”就是网友为调侃乾隆爷“农家乐审美”而特意制作的。

  但随着“乾隆爷的”,这种“盖章”的形式很快就变形了最新的应援方式,并从“文博圈专属应援符号”迅速扩散开来,甚至有种要将“打call”更新换代,“斩尽杀绝”的势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