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头条  明星八卦

诺贝尔奖、图灵奖得主来到现实中的“生活大爆炸”,他们青睐怎样的创想者?

  情景喜剧《生活大爆炸》里,诺贝尔奖一直是“谢耳朵”梦寐以求的嘉奖,有意思的是,在该剧S2E17这一集中,曾有一位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以本尊身份客串,拍了拍沉醉于介绍自己研究的“谢耳朵”的肩膀,说“Dr. Cooper,你疯了吗?”这一幕令不少剧迷记忆犹新。

  这位诺贝尔奖得主就是被誉为“宇宙胚胎学之父”的George Smoot教授。

  在即将于11月13日举行的SEED AWARD全球总决选的舞台上,我们将有机会一睹由George Smoot教授领衔的评审团,与 “谢耳朵们”进行一场现实生活中的“Big Bang”。

  在剧中的“谢耳朵”,因为他那天马行空的创意与近乎偏执的理性严谨而受到人们的喜爱,而在现实世界,其实也真的有一批“创想者”,他们善于从生活中发现痛点,然后用科技手段提出创新的解决方案。

  用人体的脂肪组织作为原材料,“打印”出一颗拥有完整结构、能够跳动的心脏;借助头戴设备,缓解慢性疼痛的各种症状……是的,这些听上去未来感十足的场景,已不再只存在于人类的幻想之中,而正在被SEED AWARD选手们变为现实。 诺贝尔奖得主遇上创想者们,双方会碰撞激发出什么样的火花?

  “创新科技沟通的桥梁通向何处?”

  和大多数创业、创新大赛的评审团以VC、天使投资人为主的做法不同,SEED AWARD的评审团由多位成果斐然的学术“大牛”所组成,他们在各自研究领域均属顶尖专家。 将出任SEED AWARD全球总决选的五位评审,除了上面提到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George Smoot 教授,还有图灵奖获得者 Joseph Sifakis 教授、以色列巴伊兰大学数学系及计算神经科学系 Mina Teicher 教授、清华大学微纳电子系尹首一教授,以及伦敦大学学院计算机科学荣誉教授 Peter J. Bentley。 SEED AWARD总决选十个入围项目的最终成绩,将由这五位顶尖专家所决定。SEED AWARD百万大奖获得者也将由此产生。

  “宇宙胚胎学之父”George Fitzgerald Smoot

  作为一名天体物理学家,George Fitzgerald Smoot教授因为发现了“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黑体辐射谱和各向异性”而获得了2006年的诺贝尔物理学奖,也正是因为他的研究,让大爆炸理论进行到更加深入的阶段,对于人们理解宇宙的起源与演进意义重大。

  而实际上这些年来,Smoot教授不仅“仰望星空”,他还跨领域,在医学、生命科学与机械电机等交叉学科上不断耕耘。其活跃于生物医学电子信息技术开发、大健康、大数据领域,致力于生物医学人工智能等尖端医学生物技术、生物医学诊断仪器的开发,包括远程医疗诊设备。其中一些医疗产品被美国宇航局NASA采用,应用于太空医疗计划。

  图灵奖得主Joseph Sifakis

  图灵奖被誉为“计算机界的诺贝尔奖”,是计算机科学领域最负盛名的奖项。此次担任SEED AWARD总决选评审的Joseph Sifakis教授,因发明了如今广泛应用于工业界的模型检查(Model-Checking)技术而获奖,是法国获此殊荣的第一人。而模型检查技术,也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从学术界辐射到产业界的突破性技术,时至今日仍颇具研究价值。该技术被应用于芯片检测、通信协议、外部设备主控软件、嵌入式系统(如在飞机、火车、火箭、卫星或移动电话)以及安全算法等领域。

  Sifakis教授还在法国创立了Verimag实验室,这是以嵌入式系统闻名世界的研究中心。该实验室在嵌入式系统的同步语言、验证、测试和建模等前沿技术的发展方面做出了积极贡献。Verimag 实验室开发的工具已经落地为商业 CASE 工具, 并广泛应用于产业界。嵌入式系统是物联网的基础支撑技术,而模型检测技术的运用提升了嵌入式系统的安全性,保证了航空,军工等安全攸关行业的稳定发展,Joseph Sifakis功不可没。

  享誉国际的女科学家Mina Teicher

  Mina Teicher教授同样拥有极高的国际学术声誉,是计算机视觉、加密图形学、复杂系统、癫痫研究和数学教学领域的权威专家。她曾任以色列国家科技部首席科学家,负责专利和技术的转移与商业化,主导众多创新技术从大学转移成为子分公司、建立以色列最大的脑科学研究所。她现任德国Max-PlanckSociety ENI研究所所长,以色列国际研发委员会主席,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复杂系统数字校园项目的发起人及副总裁。Teicher教授还关注全球女性发展问题,在2016-2018年,曾担任国际妇女论坛副主席一职。

  中国顶尖半导体芯片专家尹首一

  来自清华大学微纳电子系的尹首一教授,是中国顶尖的半导体芯片专家。他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可重构计算、神经网络计算芯片、SoC与嵌入式系统设计等前沿技术上,目前我们经常谈及的“AIoT”时代,尹首一教授与他的团队就正在进行这个领域的底层创新。

  尹首一教授主持承担了国家科技重大专项子课题、国家863计划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10余项。主导了可重构云计算平台的开发,能够根据计算机和其他设备的需求,提供可共享的计算处理资源以及数据,相较于Xeon CPU呈现出将近三个数量级的提升。

  人工智能&生物科技跨界专家Peter J. Bentley

  Peter J. Bentley教授早在24岁时就因非凡的计算机应用设计创新能力而获得博士学位,他现担任伦敦大学学院(UCL)数字生物兴趣小组组长,主导研究进化算法、计算学发展、人造免疫系统、集群数据和其他复杂系统设计。 Bentley教授有不少跨界的成就。他曾带领团队开发了一款iPhone应用程序“iStethoscope Pro”, 将智能手机变成“听诊器”,将机器学习用于消费电子的辅助诊疗。

  更有意义的是,Bentley教授一直致力于将专业的学术研究以平实易懂的语言传播给大众,他兼任《连线》杂志的特约编辑,并著有《计算机:一部历史》、《数字生物学》、《秘密的科学家》等书,是著名的畅销科普作家。 不难发现,担任SEED AWARD全球总决选的评审,他们自身的研究与产业界紧密配合,而不只是局限于实验室里的。他们兼具了理论科学的高远视野与工程应用的落地实践。

  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学术生涯中一直追求创新创想的精神,也契合SEED AWARD的理念。这种“气场”上的相互吸引,让他们共同走向了SEED AWARD这个平台。

  SEED AWARD旨在发掘科技应用于生活的创新发明,嘉奖那些对生活满怀热情的创想者,大奖得主将获得100万元的现金奖励。此次大奖聚焦于科技的前沿领域,如医疗大健康、智慧交通、节能环保等,鼓励参与者以科技融入奇思妙想,创造出改变生活、推动社会进步的Big Idea。

  因为SEED AWARD的评审需要做的,并不是像过往大赛上的例行盘问,而是结合项目内容和评审的自身经验,既要评估项目的创意、技术、社会价值等,又为创意的产业化落地提出可行建议,并且进行相对深入的技术讨论。 与其说这是一场比赛,不如说是创想者们与顶尖专家之间的深度交流。创想者们从这个沟通桥梁走向更高的学术领域,专家们从中看到了科技创新的更多可能性。 就像Peter J. Bentley教授所说的那样,“SEED AWARD的独特魅力在于,看重的不是作品有多炫酷,而是对于社会影响和人类生活的价值。我认为他们都有改变世界的潜力,我很高兴能在这里看到这么多有潜力的创想者。”

  “创新生态需要正本清源”

  SEED AWARD与Bentley教授都强调一个关键词,“创想者”(creator)。

  什么是创想者?

  根据英国咨询公司UHY International的报告显示,2010年以来,中国初创企业的数量几乎在以每年翻倍的速度增长,每天都有数千家公司成立。然而结果呢?是这些初创企业的平均寿命不足1.6年,失败率达到86.7%。 资本的迅速涌入使得创业生态系统形成了不好的风气,似乎创业就是必须要快速拿到风投投资才算成功,评判一家创企的成功标准,也变成了看它的融资额和进行到的融资轮次。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出现了一些创业者从一开始就“TO VC”,根本没想着做好产品,解决实际问题。 这显然是一种本末倒置。

  而“创想者”所做的,是在人类生活中发现痛点,然后尝试着用科技手段提出创新形式的解决方案。 我们在文章开头提到的头戴设备项目Sana Health背后就有这样一段故事。项目发起人Richard Hanbury,在1992年时为了躲避油罐车而急转向发生了车祸。这场车祸使得他下身瘫痪,需要坐在轮椅上。并且因为损伤到了神经系统,他经常会感到严重的疼痛反应。Richard并非孤例,仅在美国就有1亿人需要忍受长期性疼痛,而阿片类药物对这种病症的治疗效果十分有限,并且具有成瘾性。

  为了解决这一问题,Richard组建团队,花费五年时间开发了名为Sana Relief的头戴式设备,它通过脉冲光的形式改变大脑对疼痛的感受,从而缓解病症,目前项目已经申请了专利,并进入到美国FDA审批阶段,有望在不久后投入到临床大面积使用。

  创想者们在做的,不是去追随所谓的风口,而是基于他们发现的痛点,用科技创新的手段竭尽所能地寻找解决方案,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外界的不认可,也可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但他们愿意为之努力。 如果以传统创业大赛的眼光评价,这些项目因为在商业模式以及回报周期上还没有那么完整明确,或许不容易拿到好的名次,但因为SEED AWARD的赛制和评审构成,创想者们有了脱颖而出的机会。 某种程度上,这也体现了SEED AWARD的真正价值。

  SEED AWARD主办方实地集团为优胜项目设立了100万元的奖励,但创想者们的收获绝不局限于物质奖励。它的真正价值在于作为一个舞台,让现实生活中的“谢耳朵们”得到展示和曝光,与评审席上的学术大咖们充分交流对话,也获得了今后可以登上更大舞台的可能性。更进一步的畅想,他们的项目在大量社会资源的助推下,能加速科技成果的产业化。 “今年5月份开始,我们先后在北美、亚太、欧洲等全球创新重镇进行路演和作品海选,吸引了数千位创想者的积极参与。很幸运看到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想者,他们聚焦于不同的领域,有着不同的精神面貌,但都在用科技创新改变生活,缩短了人与人之间的时空距离,拓宽了人类的生活空间,从根本上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质量。”实地集团CMO 、SEED AWARD组委会负责人吴琼对大赛所引起的反响表示惊喜。

  实地集团董事长张量表示:“创新科技的路需要更多的探索,实地不但是做先行敢闯的人,更会号召更多有激情的创想者同路前行。” 给创想者多一些机会,就是给未来注入多一份可能,最终受益的是所有人。11月13日,前述五位学术大咖将与创想者们进行精彩的交流碰撞,我们有机会在SEED AWARD全球总决选的舞台上,亲眼见证更多可能会改变世界的创新科技走向我们的生活。

  (本文授权转载自媒体“周天财经”。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